那年,少不更事(十一) 原创连载

二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018-10-3 678



在黑夜的边缘期待着明天,在这废墟上面找不到一丝光亮,我在我的世界,却好像无法走远。站在我孤独的顶端不呼喊,不躲闪。

余晓彦想着或许真的应该和过去做个真正的告别了。拿起手机犹豫了许久才终于鼓起勇气播出了那个自己曾经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喂,你好”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余晓彦略微迟疑了几秒说到“是我余晓彦,哥,我希望我们能再见一面”,官佑觉得时间太久似乎都快忘了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再听到软软诺诺的声音甜甜的叫着自己哥哥了。余晓彦也觉得曾经那么自然的称呼如今说出口却那么的困难。“好,见一面吧,时间地点你来定。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官佑如是说到,手轻按了几下额头。“好”余晓彦应了一声随后将电话挂掉。从前她真的很喜欢这个一向对别人不苟言笑却唯独对自己问声细语的哥哥,一度想着就如了父亲的安排在她完成学业之后嫁给他。

余晓彦很快就确定了地点,给了官佑消息,她准备就当年官家和余家的事情和他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她并不想让这个自己曾经那么用力喜欢过的人走向不归路。

官佑如约来到了和余晓彦约定的咖啡厅,一走进咖啡厅就看见了余晓彦坐在那里盯着手中的杯子发呆,他又想起了以前这个小丫头在不开心的时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发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自己似乎曾经问过,她也说:只是不想面对那些糟心事,就再回想一下比这些糟糕的事情,中和一下,毕竟负负得正嘛。当时她一本正经的回答还逗笑了自己。

余晓彦看着官佑走了过来便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思绪,将面前的其中一杯咖啡向着官佑的面前移了过去淡淡的说到“你来了”,不知道为什么,真到了见面那声哥哥却是怎么也叫不出来了,毕竟不是真的兄妹还是自己曾喜欢过得人。随后是长久的寂静,“晓彦,怎么不叫哥哥了”官佑试着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余晓彦只是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勉强。“我们都回不去当年了,不管如何终究还是回不去了”余晓彦说,思绪在次飘远。当年父亲带回了一个酷酷冷冷的小男孩,父亲对她介绍到“晓彦,以后这就是你哥哥了,可别淘气惹你哥哥生气”。她甜甜的笑着喊道“哥哥好,我带你去和我的好朋友认识认识”说着拉住他的手,和他的人一样手也有些微凉。这个酷酷的男孩却是红了脸,一副想挣脱却又怕伤到她的模样,无助的用眼神向父亲求救。之后相处久了,余晓彦才发现这个向冰山一样的男孩子特别容易害羞,骨子里相当的腼腆,比起附近那些成天只知道上蹿下跳,称王称霸的小孩显得格外听话安静,比自己这个从小在父亲约束下成长的孩子还要服从,是的就是服从,父亲其实并不大与我们亲近。即使在所有人眼中父亲是温文尔雅的,是慈爱的。所以余晓彦在童年的时候所能依靠的只有这个并无血缘关系却对她出奇的有耐心和温柔的哥哥。依赖习惯了后面就再也离不开了,想着两个人能就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官佑的手叩了叩桌面才让余晓彦回过神来,“你还是没变,那么喜欢发呆”官佑笑了笑。“怎么会没变,我都不喜欢你了”余晓彦声音低沉黯哑。官佑听到余晓彦的话,脸色一下就变了,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仗着她喜欢自己吗,那现在自己有还剩下什么。余晓彦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袋给官佑递了过去,示意他打开来看看。官佑看着手中的这些资料,一脸的不可置信,直到听到余晓彦播放的录音时脸色大变。余晓彦不理会官佑的情绪淡淡的说到“从这些资料看,不难看出当年我父亲的确对你父母起了杀心,可归根结底也是因为你父母挪用了集团的资金导致集团一度陷入倒闭的险地,可最终我父亲还是念着与你父母的多年交情放弃了计划,你父母是在逃避警方追捕的时候遭遇意外车祸死亡的。”官佑满脑子都是方才余晓彦的话,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吼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在骗我”。听到这边的动静周围的客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余晓彦满怀歉意的对着那些人道歉。随后狠心不看官佑那已经红了的眼眶继续说到“证据都在这里,真假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至于信和不信在于你。”余晓彦端起咖啡抿了抿,想等官佑的情绪稍微缓和了继续说。官佑会这样余晓彦一点也不意外,不得不说在这之前自己也误会了父亲多年,而官佑又怎么受得了自己恨了那么多年的以为的杀父仇人,尽是对和无亲无故的自己有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你后来对余家做的那些,我也不想再追究,正如佛家有云,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些文件我只有一份都给你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余晓彦拿起包就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笑着说道“再见,哥哥”。咖啡桌那里,听到余晓彦的声音官佑瞬间哭的像个孩子。

余晓彦也彻底从对官佑似情人般的喜欢似哥哥一样的依赖中走了出来。

贺少明为了林冉的大难不死,劫后余生,大病初愈约了一群狐朋狗友一起为其庆祝,一群人昨夜喝到清早再睡到了今儿下午,正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林冉却就在酒吧门口又一次遇见了刚走出来的余晓彦,林冉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向着安宁说到让她帮忙演下戏。林冉亲密的挽着安宁的手故作镇定的向着余晓彦迎面而去。“嗨,余晓彦,你也在这里啊”林冉向余晓彦打着招呼,第二次连名带姓的称呼她。余晓彦看着手挽手过来的林冉和安宁心莫名的刺痛,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是啊,好久不见”,林冉见余晓彦面上毫不在意的神情有些受伤,再次试探的问道“你去哪,我送你我正好送宁宁回去”,说着还假意向安宁笑了笑,俨然一副二十四孝男友模样。“不用了,我们不太顺路”说完就找了出租车离开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林冉。只有余晓彦知道如果再在那里继续说下去,她会忍不住想问林冉你说的喜欢我很多年都是假的吗?

林冉失神的看着出租车远去的方向,想难道真的那么无所谓不在意吗。一旁的贺少明看不下去了,一把扯开了林冉挽住安宁的手,有些郁闷的开口“人都走了,还挽什么挽”说着拉着安宁的手坐在了后座上。人贺家二少也是有脾气的,这次打死他都不当司机,结果让未婚妻和好朋友坐在一起。安宁见着贺少明傻气的行为也放任他,嘴角挂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甜甜的笑着,一向美艳的安宁也有了一种邻家妹妹的温婉气质。

林冉看着别扭的两人有些羡慕,认命的充当了一回司机。

贺少明看到林冉一脸的阴郁总算想起了那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话,想安慰安慰自个的好兄弟。“林冉,你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个余晓彦放弃了这世界上那么多的漂亮的姑娘。改天去尚上,看中哪个都可以带走,不行就”贺少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宁扯着耳朵说到“贺少明,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当老鸨的潜质,女人如衣服,你倒是给我说说你自己有几件衣服。”安宁故作凶狠样,贺少明瞬间就怂了,眼神求饶,小声的说到:我这不是开导开导林冉嘛。

余晓彦从出租车上下来,一个人走在漆黑的路上,这段回小区的路一向不是太安宁,余晓彦也有些害怕。突然黑暗中不知道是什么突然抓住了她的脚 。余晓彦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想拔腿就跑却发现抓住她脚的手捏的太紧了。她颤抖着打开手机电筒借着微微的光亮蹲下身才发下地上躺着一个人,或许是因为自己踩到了他,他就顺势抓住了自己。地上的人,是个身着西装却浑身血迹的金发男子,此时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余晓彦搬开他握住自己脚踝的手,出于人道主义拍了拍他的脸,想唤醒他。男子睁开了肃杀的双眼定定的看着余晓彦,直到确认了余晓彦没有任何杀伤力才开口说到“救救我”,很纯正的口音和他外国人的典型相貌有些不符合。不过余晓彦也没有多想,她努力的将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带回了家,终于到了,余晓彦粗鲁的将人扔到了沙发上,先给人处理了伤口。其实看着严重的伤也不过是些皮外伤,最重的可能是这家伙晕晕的倒在地上脚磕到石头上导致的。


最新回复 (1)
  • 四级用户组 白素贞 2018-10-3
    0 引用 2
    你这速度,感觉我要努力了。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