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少不更事(十六) 原创连载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260


焦母对于两个小屁孩的名字困恼了许久,还是焦迈奇的爷爷实在看不过自家缺心眼的女儿给人孩子取的名字,一拍桌子给把两孩子的名字给定了下来。

作为哥哥的男孩取名为Abel拉丁语意为生命,呼吸,女孩取名为Helen希腊语意为欢快,聪明的女子。余晓彦听到名字总算松了口气,她是很拒绝之前焦母给的名字就怕两孩子长大后把自己给惦记上。两个孩子出生时间只相差了三分半钟,就因为这三分半钟两个孩子的性格差异巨大,这是焦家一家子以及余晓彦经过之后的教训才深深体会到的。

可是不论两个孩子性格怎样在焦家却是人人都喜欢的不得了,尤其是焦老爷子。好到什么程度呢?可以这样说,好到让焦迈奇这个亲孙子都嫉妒,一向不苟言笑的老爷子见到两小皮孩总是笑个不停。在孩子一岁之前,孩子只是偶尔来到焦家,一岁后由于余晓彦需要到音乐学院进修,于是焦母和老爷子就极力让她把孩子留在了焦家,由他们照顾。为着怕余晓彦尴尬,焦母还使用了一出苦肉计,哭着对余晓彦诉说之前自己女儿由于自己没有照顾好,多大年纪就没了,看到余晓彦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坚持想认她为干女儿。一旁的焦迈奇对着戏精附身一样母上大人,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了。余晓彦即使知道焦母说的不是真的,可她也明白焦母是为了她着想,也就答应了。就这样,焦迈奇在家里的地位可算是彻底没有了。在焦母和老爷子心里排第一的永远都是两个小宝贝,第二的是余晓彦,最后一个才能轮到他。

焦迈奇心里本来就很明白余晓彦对自己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现下两人又成了名义上的兄妹,两人之间可发展的几率几乎为零了。那些他曾经幻想过的表白,求婚,在一起一生一世彻底化为泡影了。而还不能忘记的感情也只能放在心底,他想着也许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能把他挖出来在重新填补上一段新的感情。

两个孩子有人照顾,余晓彦也放心了,开始了在异国他乡对自己儿时就有的梦想的追逐。每一天的生活都相当充实,渐渐地不在那么想念另一个国度的那个人。

此时的烨城依旧灯火通明,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喧嚣,可戒不掉的依旧是寂寞。林冉自从余晓彦离开后几乎失去了一半的灵魂,白天还算正常但这只是不熟悉的人看来,可很多的人例如公司员工就能清楚地感受到之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变成了冰山总裁。夜晚却真正是失了魂,不是彻夜的酗酒就是通宵熬夜忙工作连带着全公司都在加班。同样的夜晚,林冉把车开到了之前余晓彦租住的房子那里。房子是早年余晓彦离开时他就买了下来,里面什么都依旧还保持着余晓彦离开时候的样子,只是多了几件林冉的衣服和生活物品。他有时看着这个充满余晓彦和他的生活气息的屋子,就像他们两个同样孤独的人的家。

林冉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可离开这里他就是满心满脑子都是余晓彦离开了他,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的伤痛。

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贺少明和安宁打打闹闹了那么些年,如今终于能走到一起了。

贺少明结婚前给林冉发了请柬,尽管他知道林冉当年造成他和余晓彦分开的事情并没有释怀。可他知道林冉一直都还认他这个兄弟那就够了,所以请柬当然照发不误。

林冉来了,着贺少明和安宁牵着手走进结婚礼堂,神父问“安宁女士,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

直至生命的尽头?”

安宁没有任何的由于很肯定的回答了神父的话“是的,我愿意”,面前的这个男子是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认定了的,尽管中间缺失了那么多年。可最后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彼此相爱的人。那么安宁怎么都不想放弃,也不允许贺少明放弃。

神父又看着贺少明问道“贺少明先生,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建设基督化的家庭。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行吗?

安宁紧张的看向贺少明,神色间有些紧张,也有些小心翼翼的祈求。也许是在爱情面前,先爱上的那个人一向都是处在卑微的位置上,她会不安,会害怕。那么强大,那么聪慧的安宁也终究会如此,林冉有些感慨。

贺少明感受到安宁的目光回以了她一个心安的眼神,可能开始他对这个叫安宁的女子并不喜欢,可到后来她的聪慧,她的美,她对他的爱对他的好却是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里。他明白他爱安宁,于是无比严肃认真的对着神父保证到“我愿意,不论生老病死,不论富贵贫穷,我贺少明这辈子只有安宁这个妻子,我最爱的也是我的妻子。”安宁看着贺少明有些羞涩,可更多的是喜悦,是感动,眼泪慢慢的滑落最终流向幸福。

贺少明擦干了安宁的眼泪将他轻轻抱在怀里,伏在耳边轻声又说了一遍“我爱你”。

林冉几乎见证了两个人跌跌撞撞的感情史,也是衷心的祝福他们。

贺少明在婚礼仪式结束后拉着林冉来到单独的庭院里。两人先是喝了几杯酒,然后还是贺少明先开口了“林冉,当年的事对不起。还有我先你一步得到了幸福。”他的语气里除了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可是却透着对林冉深深地愧疚。林冉又喝了一杯酒笑着对着贺少明笑了笑“过去了,我们不还是兄弟嘛说那么些废话干嘛。”不是真的不在意,只是比起以经过去的事,我更在乎你这个好兄弟。贺少明即使心里明白林冉的想法,可还是无法释怀,他不能看着林冉不幸福,也知道林冉的幸福就是余晓彦。“如果不爱了,就换个人。如果依然还爱着,那我就使劲给你查,掘地三尺也给你把人找出来。”林冉笑了笑,不知道是笑自己傻还是高兴自己有那么个好兄弟,拍了拍贺少明的肩膀转身离开。

三年的时间让林冉变得成熟冷酷,同样的也将青涩的余晓彦成长到足以面对生活的大风大浪,不会在想那时面对家变时那么的无助,措手不及。况且,现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焦家。

焦迈奇抱着Helen,一边逗弄她,一边将手里的参赛证递给了于晓冉。“这个钢琴大赛,在国际上也是小有名气的大赛,只需要一顿你亲手做的饭慰问一下我还有两个小宝贝的五脏庙就好。”余晓彦看了看参赛证莞尔一笑,上前接过焦迈奇怀里的Helen抱在怀里说到“Helen,你又在耍坏,难道没有告诉你干爹你之前在妈妈这里看到过这个本本了吗?”随后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焦迈奇这是惊讶的看着余晓彦刚从抽屉里拿出来的一模一样的本子。余晓彦解释到“哥,这是之前老师给我的,不过还是要感谢你顺便再亲自下厨给大家做顿饭。Helen举起胖乎乎的手摇摆了起来,软软糯糯的小脸还挂着一副捉弄人得逞了的样子。真是软化了余晓彦的心。焦迈奇作势要敲打Helen的头,这小家伙一边抱着头呼喊饶命啊,饶命啊的,一边将脏水坏事都推到了作为哥哥的Abel身上“妈妈,是哥哥教我的”,小脸还故作伤心的看着焦迈奇和余晓彦两人。余晓彦当然知道自己两个孩子的脾气,又拍了拍Helen的小脸笑着说到“做坏事就知道往哥哥身上推,你啊,真是个小机灵鬼。”笑归笑,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余晓彦严肃的说到“不过呢,做错事就要敢于面对,不能把什么都往哥哥身上推,知道吗?宝贝。”

余晓彦这还没说上几句呢?家里这些宠孩狂魔就全都冒出来了。先是焦老爷子数落“晓彦啊,孩子还小呢,知道什么以后在教。”一句话说的焦迈奇泪流满面,爷爷你不一直对我妈说娃娃的教育要从小抓起,不能太放纵我嘛。还有你都不再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语了吗?焦迈奇感觉不会再爱了。第二个当然就是一直喊着要把Helen养成小公主的焦母了“Helen,只是开个玩笑的,晓彦女孩子应该富养。再说了,人Abel都没说什么不是吗。”焦母的话还没说完,Abel就一本真经的站到了余晓彦的面前特别绅士的,先是给焦迈奇道了歉,随后说到“妈妈,真的是我教Helen的,她没有说谎。”

余晓彦看着如此认真的儿子,她敢肯定Abel刚才的话都是假话,且都是自觉自愿的,可见其对Helen的宠溺程度,黑锅都背上瘾了。

Helen只是无忧无虑的,笑容灿烂。

好吧,一家子的宠Helen都快疯魔了。余晓彦和焦迈奇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了遇见难兄难弟的亲切。

余晓彦很幸福,有了家人还有上天赐予的两个小可爱。她觉得自己的苦难的前半生换到现在的生活很值得。


最新回复 (15)
  • 超级版主组 suarly 2月前
    1 引用 2
    看了点赞就是了。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3
  • 二级用户组 肉丸 2月前
    0 引用 4
    (๑•̀ㅂ•́)و✧
  • 二级用户组 贞竹 2月前
    0 引用 5
    !!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6
    贞竹 !!
    (o´ω`o)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7
    肉丸 (๑•̀ㅂ•́)و✧
    (o´ω`o)
  • 二级用户组 不全 2月前
    0 引用 8
    加油
  • 一级用户组 清衣 2月前
    0 引用 9
    加油
  • 版主组 李百芳 2月前
    0 引用 10
    都十六了哇!我前面的还没看
  • 三级用户组 二十七 2月前
    0 引用 11
    羡慕,脑洞好
  • 三级用户组 二十七 2月前
    0 引用 12
    •́ωก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13
    二十七 羡慕,脑洞好
    ,脑洞是什么,我有吗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14
    李百芳 都十六了哇!我前面的还没看
    写得并不好,前面的完全是跟着感觉来的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15
    清衣 加油
    好滴
  • 一级用户组 年深月久 2月前
    0 引用 16
    不全 加油
    好的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