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景清红 散文诗歌

一级用户组 彼冥 2月前 269

         老实说我不明白很多东西,就像我分不清世界虚实一样糊涂。


         我大概从小学三年纪开始就看不清了,本以为它会缓慢发展但仍停留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可总有一些事情会超出所想。


         我高中的时候几近看不见。那阵子我病情加重,我妈担心我,每每隔几米问我看不看得见时,我总笑着答她,怎么会看不见。


         是啊,怎么会看不见,只是看不清罢了……


         我即使贴着镜面也难以看清自己的脸,看景看物只能辨,就是分得清红橙绿白什么的,那时我还开玩笑说自己幸亏不是色盲。其实我分不清他人的脸时,仿佛罩上了一层纱一样的杏仁在我眼中都有不真切的温和,那样有点虚假的色彩却让我少了很多与人相处的负担。


         我看不清景物,但它们的轮廓和颜色却让我知道它们一定格外美丽的,大自然的色彩浓郁,我便只看它的颜色好了,那时的我眼睛明暗不一,左眼的世界有些暗沉像罩色一般染上了蓝色,而右眼看到的事物却像是镶嵌在琥珀里般温暖。我还曾想过要写一篇主角是阴阳眼的小说……


         后来实在太严重,迫不得已做了手术。有一段时间真的是过上了独眼人的生活。只用一只眼睛看到的世界很模糊。往后,两只眼睛可以用了,其实也只清了一点而已。


         是真的。只是看月亮,看灯泡时由原来的几十个重影变成了十几个而已。我想幸好自己不是密集恐惧症……


         我知道自己不会一直保持看不清的状态,因为还要继继上学。我配了个角膜镜,只能抑制制不能保持也不能恢复。


         镜片寄到学校,半个多月,军训没戴过,出去古镇玩的时候没戴过,而昨天终于要正式上课的时候戴上了。早上的时候满脑都是镜片掉了怎么办了碎了怎么办?处理不好发炎了怎么办……”这类于我而言有点难以感象和承受问题。


         可是当我下课的时候,我为自己能再次看清这个世界而感动,即使只是短的看清――学校的析景很美,绿柳随风频频地拂过清绿的湖面,带最近有没有谈,可以,厉害。波又一波的涟漪,湖水在日光的照耀下泛起粼粼波光。那是我只在照片上看过的景色。


         但最令我无言驻足的却是青湖绿柳中唯一盛开的一朵美人焦。那是一点细嫩的红色,不像火焰,不似朱妙。就只是安安静静地在青景中自在的开着——恰巧出现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


         那时,我想哭。













最新回复 (4)
  • 二级用户组 肉丸 2月前
    0 引用 2
     (づ ●─● )づ
  • 二级用户组 不全 2月前
    0 引用 3
    ٩(。・▽・。)ρ
  • 超级版主组 suarly 2月前
    0 引用 4
    真实感人
  • 一级用户组 蔚岚 2月前
    0 引用 5
    ( ,,´・㉨・)ノ"(´っω・`。)摸头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