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会友第十期参赛选手彼冥 共享书架

一级用户组 彼冥 23天前 160

                      闲来无事,情不由衷


  今天天气很好。好有到底是哪种程度的好呢?不过是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流连于这座城市多日的那个“人”,也终该是“散”了。


  那人该是得偿所愿了吧。如此想到,闲来无事的我不由得心情大好,走进刚巧路过的一家彩票店,买了一张注彩票。


  那日也不知是怎么了,竟鬼使神差地做了这么一件蠢事,回想起来,刚买好彩票出来时,自己就是一阵恍惚,看着手里的彩票,各种莫名奇妙。


  是记忆断片。若是当时还有所疑虑,现在我便是实打实的肯定了。


  一周之前以及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那天那“人”走了,这人硬是没来;今天那“人”已不在多日,这人却又不只是发了哪门子的疯,吃力不讨好的费经心思找到了我这处还没踏平的小地方,紧赶慢赶地追了过来。


  “能不能我再见他一面,我什么都不求,我求你。”他还是那副样子,一身西装,生人勿近的气场也一如既往的覆盖全场,不过是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个一直跟在他身旁,总在插科打诨活跃气氛的人。“让我跟他说一句话,只一句话……便够了……”


  他很绝望,为什么呢?我皱着眉强迫自己不去多想,只冷冷地看着他,摇晃着手中的彩票,紧紧地追问道,“这彩票是你买的吧?我倒是不知道赵先生跟我是有何瓜葛?让您呢,费经心思,把这彩票塞到我手里,又不厌其烦地找到这人烟稀少的小地方。您这是……”


  “吃饱了撑吧!”我气狠狠地踹了门槛一脚,猛地推了他一把,趁他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的时候,伸手就想要把门关上。


  那想到这人一身肌肉也不是白长好看的,我被他猛的冲过来的劲头,带的就要往往地上砸,也幸好他及时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拉了回来。不过,预料得到的我并没有领他的情,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到底想干嘛!?”我双手垫着自己优秀的脑袋倚在木门上,不耐烦的问道。


  他又把那话重复了一遍:“让我再见他一面。”


  “这不可能!他都死了,你是不是挺不懂人话!是真真正正的死了,魂飞魄散的那种!你早干嘛去了?他走的那一天你怎么能够忍心不去看他最后一眼,现在求我有什么用,就是我师傅来了也成不了!”


 他惨白着脸,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以为,我以为我还来得及……”跟他一起走。


  我把那张彩票揉成团,不留情面的扔到了地上,使劲的踩了几脚。


  也不再管无力滑坐在门口的男人,关上门,回房上床找周公去了。




  隔日,传来某某集团负责人在家自尽的新闻


  




  

最新回复 (1)
  • 版主组 李百芳 22天前
    0 引用 2
    加油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