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会友第十一期参赛选手彼冥 共享书架

一级用户组 彼冥 15天前 115


注册名:彼冥

注册UID:1176

我要报名

来自广东

职业学生



!!!!我要疯了!我码的字都不见了!我要哭了,谁也拦不住我!(´°̥̥̥̥̥̥̥̥ω°̥̥̥̥̥̥̥̥`)


                                    我记得

  当我拿到医院的检查报告,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吃惊,甚至还出乎意料的淡定。仿佛手里拿到的是另一个人的死亡判决书,知道的也只是医生误诊的陌生人的最后期限。


  我莫名的觉得很好笑,事实上,我也是毫不遮掩的笑了起来,但是忽的想起这是个安安静静的医院,便又立马顿住,本是持续而欢快的笑声,转而变成了短促却尖锐的刺耳声音,像锋利的刀片就轻易能地划破别人脆弱的耳道,浸润在新鲜的血液里那样阴森可怖。


  我好笑地看了一眼怜悯和恐惧交织的医护人员,慢悠悠地从她手中抽出那一份报告,抬手遮掩住仍旧难掩笑意的面容,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不过才二十多岁。但我似乎早早地就知道了自己活不太久,估计是个短命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尽量避免了跟其他人的接触。


  一开始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也忘了。总觉得并没有什么生离死别的痛苦,仍旧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似乎本来就没有特别重要的需要留念的人。


  不过,我还是把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一并做了,权当最后的放纵。


  我脱离了相交多年的好友,只是断了联系,顺带换了号码,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线索,虽然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但为了能让他在那个可爱温馨的小家庭里生活的快乐。我偷偷雇人毁了被他保存得十分完好的我与他的各种纪念,什么信件,照片,礼物——全都没放过。


  他们肯定知道是我干的,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权当最后的放纵好了!


  俗话说的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


  我自然也不能给他们记住我的机会,于是我将以上手段又故技重施了一遍,不过毕竟一起生活的太久了,一时半会还真不好意思下手。但值得我高兴的是,他们又有孩子了!


  当时听到消息,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喜极而泣了都!有了孩子,他们肯定全身心投入到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生命中,也一定不会轻易记起我的。


 诶呀!我可真是太开心了。没有人记住我,那可真是太好了!如我所愿呢!就是那种舞台剧正表演的欢快时突然转换剧情一样令人心潮澎湃呀!


  不过就是有点可惜自己那新鲜挣回来的钱还没花得尽兴就用不着了……


  不过能建个院子养些人也挺好的,热热闹闹的,多好。


  我靠坐在一个人的大腿上,拎着酒罐子玩,也不喝,只舔了舔因不断说话而变得有些干裂的唇。


  感觉到枕着的那人动了动,我抬眼看过去,却立马就陷入了他手掌带来的黑暗。我有点不耐烦地想扯掉他的手。


  “我记得。”他说。


  我呆愣了许久,后于昏睡之前感觉到他在温温柔柔地摸我的脸,缓缓地拭去上面不知道流淌了多久的冰凉的眼泪。


  对我说道,“别哭,我都记得,不会忘的。”




  

最新回复 (7)
  • 一级用户组 流浪的猫 15天前
    1 引用 2
    棒棒的
  • 一级用户组 彼冥 15天前
    1 引用 3
    流浪的猫 棒棒的
    (*꒦ິ⌓꒦ີ)
  • 版主组 白素贞 14天前
    1 引用 4
    加油,每次都在进步
  • 版主组 李百芳 14天前
    1 引用 5
    有真实情感夹杂在里面,感动
  • 一级用户组 彼冥 14天前
    0 引用 6
    白素贞 加油,每次都在进步
    谢谢!加油!
  • 一级用户组 彼冥 14天前
    0 引用 7
    李百芳 有真实情感夹杂在里面,感动
    看了评论,又回来修了修错别字,谢谢
  • 一级用户组 彼冥 14天前
    0 引用 8
    想试着换换风格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