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个好人 原创段子

一级用户组 zxcv 7月前 621

《你是个好人》

今天我来说个故事,一个小故事……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喜欢帮助别人,关心别人,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想身边的人吃亏,他们这群人我们给他们打上编码统一称呼他们为——烂好人……

上帝创造了我们同时告诉我们真理,他教导我们“好人有好报……”,而一直信奉这句话同时旅行这句话的人就是他们了——烂好人……

一个土豪走在大街上,他满面春风,步子迈的轻快,嘴里哼着小曲~这土豪名叫马户,是当地出了名的慈善家,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钱,今天不是捐这里,明天就是捐那里,总之他的钱好像挥霍不完,无论他怎么捐,就算当天捐了几百万,第二天他居然还可以捐的更多……

今天的马户好像比较清闲,没有像之前那样,一天到晚不是跑去这里做慈善就是那里做慈善,他走在街道的一旁哼着小曲,脚步欢悦,这时在隔着过道的服装店里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

“哟!是马户呀!早上好呀!来我这买件衣服吧!”服装店门口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高声呼叫着

“哟,优末!今天不买了,每天经过这里都要买你一件衣服,那些衣服我都不知道放哪里了,太多了。”

“哟,说什么混蛋话呢,来来来,进来看看,哈哈~”正说着,那叫优末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已经把马户拉进了自己店里

“我说马户呀,你怎么变笨了,平时那么机敏的一个小伙子,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笨了,你买衣服可不是为了自己呀,你可以为那些贫民窟的孩子们买点衣服不是,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饥寒交迫的,唉~”正说着,优末的眼角硬挤出一滴泪来,五官也跟着邹到了一起,他极力的把表情显得极度悲伤,

“马户,你说吧,你看看那些孩子,一个个瘦弱的。”说着优末醒了醒鼻子,

“不为我,你也要为那些小家伙想想呀,马户,你可是我们小镇不乃至这个国家最富有爱心的人了,如果连你都选择无视他们,那,那,那,……呜呜呜,那些贫民窟可怜的孩子呀……”说罢优末低头掩面抽泣起来,

“这个……优末,我'……”马户脸上显得有点为难,也的确他会为难了,他是做慈善的,买多了的衣服他早就送出去了,送给的还不是别人就是这个贫民窟的那些小可怜,可是他的衣服还是多了……

优末偷偷瞟了马户一眼,见他一脸为难,优末的抽泣声顿时加大了几分“马户……”

“额……这个……好吧,优末我买,我买,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马户无奈的说道

闻言优末立马停止抽泣,一把抓着马户的手就向店里服装昂贵区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说着“哈哈~我就知道,马户不是那种人,哈哈,大慈善家马户~哈哈~”

……

不一会,马户带着一大袋子昂贵西装离开了优末的店,刚刚跨出店门,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一样,马户刚刚走出来,周围那些理发店,饭馆,小吃摊老板什么的蜂蛹而上,

“呀,是马户呀,来来来,来这……”

……

“哎呀,马户别听他的,来我这呀”

……

“来我这,去她那做什么,来我这!”

……

   “马户~”

    ……

在一团混乱的人群里,一个人在人群中爬了出来,他衣衫褴褛,狼狈不堪,他站了起来拍了拍泥土,顺手把乱了的头发梳理了一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人群混扯的马户。

马户回头看了看还在扭成一团的人群,无奈的叹息一声离开了……

“行行好,行行好~”走了没多远,一个乞讨的叫声扯住了他的衣角,只见一个白发老人趴在地上一手拿着一个破碗,一手拿着竹竿,竹竿还不时的敲打着地面,发出塔~塔塔~塔的声音……

“老人家,你是怎么了,怎么落得如此?”马户一边关心的问着老人一边伸手在口袋里掏钱

“唉,没办法呀,我眼睛瞎的,如果不瞎,谁还想这样,如果我看得见我就可以靠我的手脚去做正当职业去谋生了”说完老人摇了摇头,敲击地面对竹竿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来,老人家,这是一点小钱也不多就七八百,你拿着……”马户把钱放在老人碗里

“唉,钱对我有什么用,我又看不见,我多想看见这个世界呀,我没什么别的要求和想法了,我就想再看一次世界……”说完老人垂下了眼泪,竹竿的敲击又重了不少……

“老人家……”马户说着“老人家,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很重要吗?”

“我可是慈……可以让你看见世界的医生”马户说着把老人扶起,他本来要说我可是慈善家马户,可是话到嘴边却改了……

……

医院

“你确定?”一名白大褂大夫问向他面前站着的男人

“嗯,医生,我想这样”男人坚决的说道

………

……

“好吧,那你在这上面签字吧,”大夫说罢,递给他一份志愿书,眼角膜移植……落款名——马户

……

你觉得你这样很伟大吗?你觉得你这样就真的是在做慈善?你觉得你这样就是在发爱心?你觉得他们需要你吗?你觉得你是个人物了?

这段话一直在马户的脑海里旋转,没有停过,“呯!”一声枪响在这个冬夜的寒风里打响,马户安详的离开了……

……

手术很成功,老人得到了光明,看清了世界,同时却把马户送进了黑暗,医生的话又一次回响在马户的耳边“你为什么要移植自己的?我们医院也不是说不能为他找到……”

“医生,当一个人的眼前除了黑暗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那真的太可怜了,明明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我不想用其他人的,就用我的,我不是上帝,我不能拿走别人的光明……”

“好吧……你把这个签一下吧……”

老人得到了光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离开了医院,可是马户却离不开医院了,他看不见没人照顾他,他需要一个可以照顾他的地方而那个地方就是这——医院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马户摸着刚刚护士给他带来的盲文小说品读着。

“请问马户在这里吗?”病房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是的,请问老人家找马户什么事情呀?”之前给马户带来盲文的护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来看看他,感谢他”

“那你要注意时间,马户先生需要自己的时间的”

“好的,谢谢你了”

“没事老人家,你慢点”

“好的”

……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马户耳边响起,

“马户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

“不记得了吗?一个月前,你给一个失去光明的老人带来了什么?”

“哦,我想起来了,老人家是你呀”,怎么了?今天来看我”

“马户先生……”说着老人的声音变得抽泣起来

“怎么了,老人家,怎么哭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马户先生,求你帮帮我,我太老了,没人肯给我工作,我走头无路了,你可以……”

“可是你那会不是说只求光明吗,怎么?”

“人要活着呀,我不求别的,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你说吧,要我这么帮?”

“给我20万,我需要去投资,听说有个地方发现一个矿洞怀疑是金矿,别人都不敢去搏一搏,我想把它买下来”

“你也说了那个不一定,要是亏了怎么办,你不是又……”

“不,不会的!”

……

……

“那,好吧……”

………

老人拿着马户给的20万离开了,老人离开后之前的那个护士的声音在马户耳边响起

“马户先生,你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好不好?”

“他好像就是在骗钱”

“他说了最后一次了,没事”

“可是……”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你真是个贴心的姑娘”

“没有,没有,我只是做我的本分而已”

“我猜你一定很美吧”

马户先生说笑了,你要是可以看见,一定大失所望,我可不好看”

“没有,我认为美”

“你又看不见,你怎么知道我到底美不美”

“谁说我看不见了”

“马户先生就爱说笑”

“我看到可清楚了,你很美,有内而外的那种美,我没有眼睛,可是我的心还在,我通过它我可以看见你的样子,你是个好姑娘,你很漂亮……”

“哈哈哈,马户先生你这是要撩我吗?说的这么动人”

“因为我说的是实话”

“想不到这人吧,眼睛看不见了,嘴巴却越来越会说了”

“哈哈,见笑了……”

“嘻嘻……”

……

……

老人说的金矿是假的,这天老人又来了

“马户先生”

“我知道了,护士和我说过那个金矿的事情了,我说过的,如果失败了你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呀,谁知道那是骗局,我求你再帮我一次好吗?马户先生,求你了!拜托!”

“唉,这是最后一次了,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再借我一点钱,那家公司好像不错,我要投资,”

“唉,你就不能踏踏实实的去做什么?”

“拜托帮我,你知道我的情况,没人会要我的,求你了,给我100万吧,就100万,拜托!”

“唉,”

……

……

老人拿着钱走了,护士的声音在老人离开时门的关合声后响起

“马户先生,你这样只会纵容他,他不会感激你的。”

“可是,你也知道他的年龄吧”

“马户先生,我觉得他可以去工厂接那些流水线的工作”

“嗯,你真为我着想”

“没有,哪里了,啊你的这本看完了吧,我换一本给你,你等着……”说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以及,呯啪的东西掉地上的声音,还有那个护士略带急促的解释声“哎呀,不小心,你看我哈哈,我马上回来,……”

“你注意点了,真冒失”

“是了,是了……”

急促的脚步声又一次响起

……

……

老人果然又来了,他现在几乎每个月都来,每个月都是最后一次,他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我是真的没钱了”马户对老人说道

“马户先生,求你了,”

“我不可能会有花不完的钱,那最后剩下的一点我也给你了”

“不,马户先生,我知道你还有,你老母亲留给你娶妻的钱,还有点吧,”

“可是那钱……”

“我求你了,马户先生,我刚刚从赌场回来,他们说如果我今天不能把钱交上我就,我就……”

“喂喂喂!老人家,过分了呀,那可是马户先生结婚用的钱!你怎么能这样!”护士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姐,我真的需要钱,不然我……”说着老人拉了拉衣袖,露出他满是青块紫块的手,

“老人家!”护士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一而在,在而三的,马户先生是真的没钱了,他几乎给你败光了”

“马户先生我求你了,”老人恳求的声音响起

“老人家,我是真的没钱了,剩下的钱我需要结婚,维持我婚后的家庭”

“马户先生,我说句不好听的,你现在这样未必会有人愿意嫁给你”

“可是老人家,也未必我不会有妻子呀”

“你难道想这样,一个瞎子去祸害别人姑娘?!”

“老人家你说够没有!”护士吼道“什么祸害不祸害的,什么会不会有人嫁给马户先生的,那都不是你的事情了,如果爱一个人,那就要一起去面对,如果爱一个人你就要去包容,兼并他的全部!谁是没人喜欢马户先生了!”

“哼,会有吗?”老人轻藐的说道

“有!”护士据理力争

“谁?你说,说不出来就是没有!”

“这个,这个!”

“没有吧!”

……

“我喜欢了!我喜欢马户先生了,怎么了!”护士说道

……

    ……

老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恶狠狠的盯了马户一眼,就摔门而去,其实盯着也没事,毕竟马户也看不见,无痛无痒的……

“护士小姐,你是认真的?”马户问道

“这个,那个,我在,我,我,我再给你换一本书”说罢护士弯下腰前倾到马户先生的面前,去那他摆在腿上的盲文书……

就在她即将拿走书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把她紧紧抱住,护士的脸紧贴着马户的脸,

“我知道了,谢谢你,如果你不嫌弃,”马户说着

“嗯,”护士嗯了一声,一股湿润的热流在马户与护士的脸之间流淌“不嫌弃,嘻嘻”

……

……

马户和护士在医院所有人的见证下结了婚,之后马户对外宣布不再做慈善了,他已经破产了,没有钱去捐了,他要用他最后的那点钱去维持家庭……这个消息一出来就轰动了整个小镇……人们议论纷纷,都在讨论马户为什么会破产,是不是那个小护士骗完了他的钱……舆论风起然而全镇的人都没有想到一个人——那个老人……

……

……

马户也说到做到,他的确没有弄慈善了,一心一意写文章维持家庭,可是好景不长……不知道哪里调来了一个镇长把原来这个小镇的镇长踢下了台面,这个镇长和发疯了一般的搜刮钱财,胡乱收费……更可怕的是,这个消息居然没人敢去揭露……

人们陷入水生火热之中……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说曾经的慈善家马户那里有很多钱,他和镇长有联系,人们的无处发泄的矛头指向了马户,然而此时的马户什么也不知道,他还和护士生活在甜蜜的日子里……

……

……

人们和发了疯一般,对马户家进行了攻击,护士把马户送回了医院,自己却走不了了,他们搜光了整个屋子,却没有发现多少钱和一些值钱的东西,

“就这么点!”

“怎么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在马户身上!一定是,问问这个女的!她是马户的妻子,一定知道马户在哪里!”

“对!”

“喂女人!说马户在哪里!”

“他带走了我们的钱!说!他在哪!”

“我不知道!”护士坚定的说道

……

……

他们对护士进行了拳脚……威逼……可是护士就是不肯说出马户在哪,最后在他们红了双眼下,护士被他们绞死,她的尸体被悬挂在门口……

……

……

医院病房,白大褂医生在马户的面前坐着,

“她最后的消息我已经说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你害死了她”

“我不知道”

“你的选择就是个错误!”

“我不知道!”

白大褂大夫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放到马户的手上,

“你觉得你这样很伟大吗?你觉得你这样就真的是在做慈善?你觉得你这样就是在发爱心?你觉得他们需要你吗?你觉得你是个人物了?”

“你什么也不是,你是个罪人,你还害死了一个深爱着你的姑娘!最后你还伤害了一个父亲!你就是个祸害!我当初就不该放心把她交给你!你自己好自为之!”说罢白大褂大夫离开了这个病房,留下马户一个人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马户一遍遍的说着,他的大脑里面一直回荡着刚刚大夫说的话

你觉得你这样很伟大吗?你觉得你这样就真的是在做慈善?你觉得你这样就是在发爱心?你觉得他们需要你吗?你觉得你是个人物了?你什么也不是,你是个罪人,你还害死了一个深爱着你的姑娘!最后你还伤害了一个父亲!你就是个祸害!我当初就不该放心把她交给你!你自己好自为之!”

……

……

呯!”一声枪响在这个冬夜的寒风里打响了,马户带着安详的面容离开了这个世界……

……

……

老人熟悉的声音与大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他死了吗?”

“嗯,他应该死了镇长”

“嘻嘻,真抱歉呀,没留住你女儿”

“没关系,她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的”

“那就好”

“那镇长,你答应我的那个……”

'“我是那种不守承诺的人吗?”

“不是,不是”

“来,我告诉你,你剩下的家人在哪,”

“嗯”

“把头伸过来……过来点”

……

……

“镇长,你这是……”

“带你去见你的家人们,你知道的太多了……”

……

……


最新回复 (2)
  • 二级用户组 禁忌思维 7月前
    0 引用 2
    ……
  • 一级用户组 zxcv 7月前
    0 引用 3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来如此这般丑陋,原来我是这样一个人,明白了,懂了,自己也就不再想什么了,想多了自己伤心,不想了就去麻痹自己,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抽烟喝酒了,麻痹自己,让自己暂时离开苦旅,我不能去挨那些东西,挨了我怕就戒不掉了,这样我最后的贞守也会失去,我丢的东西够多了,不想再弄丢一样东西,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自己受伤就好,你们开心,我多受点伤也没什么,哈哈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