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自己

二级用户组 不全 5月前 663


       直视另端的他。

见到镜面里的自我,先前从未刻意的关注过所谓的面貌现在正摆放着,瞳孔中倒映出的并非只有自己的身影,还有更多藏匿在内处的思虑。当我注意到自己,是否又被心中的另个想法注视着。躲在最为安稳的地方,人们称之为逃避,在事情失败后可以避在这样的港湾里不被发现。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毕竟无法预判什么样的成功才会被认可,所以落败后需要休息。应该是被允许的。

视线逐渐上移,从腰肢的衣褶到袖口随后是自己的脖颈处的位置,抬首的瞬间稍有迟疑,心中些许动荡不安。这并非对自己外表的逃避,更多上是心理,还是无法去很好的面对。然而无法下定决心的家伙不会有机会,气馁和逃脱绝不是最佳的选择。可是压力的促使下步伐还是缓缓在向后退去,自我安慰,解释,再去看清自己。躯体里面乱作了一团,可以说是所有情绪都堆集在一起互相扯痛,但依然不是我现在停下的理由。

       所经历的事情和镜中的裂痕相同,起点发生在个性的出现,若要细数也完全没有尽头可言。心中的执念也是如此,只要还未完全碎裂就永远不会真正的放弃,休息过后仍旧要全力拼搏。学习了老师的教授之后在近期的训练战斗中被当成了“对手”啊,这种感觉和过去不同,对方需要思考如何将我打败,那些细小的想法反而满足了自己心中微薄的充实感。

是啊…本以为不会和激烈的战斗扯上关系,落选后的点滴资格和展现的机会全想要争取。紧握在手中的才属于自己,无论以什么手段去碰到希望。快达到了。

伸手指腹碰到了它参差的表面,与其接触的瞬间凉意传递到了全身,然而意识并没有离开的想法。四散的踪迹没有打破它本来的样子,中心的深黑宛如把周围的线形吞噬。双眼所及的地方都被破裂笼罩,每份延伸而出的银丝都足够让自己想起什么。

       众多的战斗和夸奖,被选中再日夜不断的训练多少对身体和精神造成了损伤,但疼痛再多也不想停滞。数个夜不能寐的晚上,辗转反侧筹算未来为的就是此刻,能够遇见胜利,大步迈开的双腿啊。是被上帝所眷顾了,得到资本并且拥有了跃起的台阶,心中的感谢和激动无法掩盖。

此刻在迟疑的事情是什么,要面对的顾虑并非只有这些,系在最底端的解扣一直都没有化开…缺失的是勇气,对现状下拥有着的实力存留迟疑,尽管过去脑海中曾闪烁过无数种可能。微乎其微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怎么可能的全部都在向自己奔来。缓缓的,称赞声音变多且更加洪亮,冲散过犹豫和隐瞒。

前来的目标有些恍惚了。再冷静些,想要拿出勇气来弥补那些空缺,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向这处望来,不想辜负任何人对我的期望。

大胆的奔跑欢呼吧,憧憬终将会实现。

这幅身体里有的是无限。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