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一天 一+一阅读

冰清 16天前 227

书名:千帆不尽,我们不悔

     她又梦到了那个少年。梦里是三月初春的清晨,暖阳轻柔地铺洒在一望无际的风信子花田上,晨曦里,风信子嫩白的花瓣被露水洗得格外娇嫩,在清风中摇曳生辉。 洁白的花田中,那个少年微微低头,鼻尖轻触花瓣,温柔地细嗅。阳光柔和地勾勒着他的身影,如同一幅闪闪发光的画。

    突然,他回眸向她望来。 惊鸿一瞥。 ——那样清明纯粹的眼眸,只在微风里,只在晨光下,直直地抵达人心。 纪念猛然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竟然又梦到那个惊艳的少年了,真是奇怪…… 不知道现在,他变成什么样子了?还似不似梦中那个犹如突然闯进陌生世界的天使?虽然她不想用这么老土的形容词,可是,对那个少年,除了“天使”,她真的想不到别的形容词。 那样的眼眸,太纯净。 回味着刚才那个梦,她忍不住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梦到他,心底都会一片柔软,那个少年啊,居然能让她记那么多年,真是太有能耐了。 失神间,目光瞥到桌上的香水,她伸手抓过来,打开瓶盖拿在鼻下轻嗅,橙花的清香顿时溢满了整个房间,清新宜人。 香味很提神,能让她暂时从梦境里解脱出来。她合上盖子,心满意足地下床。 家里没人,爸妈应该都去上班了,只留了张纸条让她晚上早点回家。她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靠在窗边喝牛奶。 她已经大四了,本来计划寒假结束就去实习的地方面试的,不过,她临时改了主意,决定去市里的香水展逛一圈。 这次的国际香水展是由国内著名的奢侈品公司兰威所承办的,听说有不少著名的大师会出现,更重要的是,那些喜爱收藏奢侈品的上流人士自然也会蜂拥而至。 是时候带她的宝贝们去见见天日了。 她想到自己的那些作品,不由得开始期待起来。随手翻着新一期的Perfume杂志,在A市香水展的宣传页面上写着一行清晰的大字,“需要凭邀请函进入”,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邀请函?她纪念从来不需要这种东西。 合上杂志,她换好衣服,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宝贝们,出门。 门外,一个精致的礼盒静悄悄地躺在地上,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纪念愣了愣,弯腰拿起礼盒。里面是一支精致小巧的香水,流畅的弧形瓶身犹如少女曼妙的身材,在香水盒子的右下方,刻着一个典雅的符号“J”,她名字的首字母。 她从来没在市面上见过这种香水,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样。 拿着香水左看右看,她一下子笑了出来,原来,又过了一年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以往每年生日她都会收到一支名贵的香水,但送礼者却从来不署名。她一开始还会好奇,每到生日就藏在门外等这个神秘的送礼者,可是每次那人都不露面,只是让人送过来,久而久之,她也就放弃了这个游戏。 她打开香水,轻轻喷洒了一点到空中,闭上眼睛细细闻。 嗯……这款香水的香味清新透明,应该是铃兰花。她睁开眼睛,低眉看了一眼时间,匆匆感受了一下香水便收了起来。 香水下一如既往地刻着“生日快乐”,她心底一热,把香水小心地放到了包里。

最新回复 (32)
  • 冰清 15天前
    1 引用 2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二天


          香水展的展厅内,纪念顺利进入,她看了眼身后一片混乱的入口,不由得笑了。 她进来前放了两只仿真老鼠,入口处的两个接待小哥正手忙脚乱地到处抓老鼠呢,旁边的几个名流小姐被吓得到处逃窜,她趁乱混了进来,望着身后乱糟糟的场景,忍不住偷笑! 好了,该干正事了,她敛起笑意,镇定地观察了一圈展厅。 这次的香水展不愧是大企业承办,展厅内被布置成了欧式奢华派对的样子,造型考究的展示架上,放着一支支价值不菲的香水,无一不是大牌和大师的作品,有些香水,更是千金难求一盎司,让收藏家青睐不已。  

         展厅内被邀请来的人,果然也都是时尚名流,还有一部分她很眼熟,都是经常在Perfume这个香水界的权威杂志上露脸的人物。 这个香水展,看起来更像私人展会多一些。 在纪念的前方,一位打扮端庄的太太停在了某款名牌香水前,纪念记得那是一款以百合为主调的甜腻少女香,那位太太眼神柔和,神情还带着一丝小女儿家的娇俏感,她立刻断定,这位太太出身上流,是温室花朵,并且少女之心未泯。 她要找的就是这样的目标。 纪念微微一笑,迎了上去:“冒昧打扰了,其实这款香水并不适合您。” 那位太太没有被打扰的烦扰,反而回以微笑,有些遗憾地说:“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或许适合。” 纪念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这款香水的味道太甜腻,而您更适合温润细致的香味,更偏东方名流的古典少女,大方又不失优雅。” “哦?听起来,你有推荐?” 纪念就等着这句话呢,她抓住机会,把早已藏在手上的香水拿出来:“这款香水,您可以试一试。” 那位太太神情了然,心想既然她也是被香水展邀请的人,那么应该是行家,于是便接了过去,轻轻喷了一点在手腕处,低头轻嗅。 这款香水是纪念的得意之作,她断定这位太太会喜欢的。 果然,她的脸上扬起了微微笑意。 她喜欢,太好了!纪念正要开心,却听她的声音继而响起:“这应该是私人制作的香水吧?我在市面上没见过,你是哪个品牌的调香师?” 纪念开心的感觉顿时被压了下去,听到这句她就知道即使这位太太喜欢这支香水也不会有购买的欲望了,因为,她不出名。不过,卖香水也不是她的主要目的,她只要得到认可就好了,当然,能卖出香水赚钱自然最好。 眼见没戏,她大方微笑:“我不任职于哪家品牌。这支香水只是一时兴起调制的,如果您喜欢,我送给您。”

           那位太太却得体地回应:“谢谢,不过我不需要。” 纪念叹了口气,这年头,不把商品包装成奢侈品都没人想买,嫌弃格调太低。她也不气馁,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从小到大,调香是她最大的爱好,虽然大学的专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英语,但她真正想从事的工作,一定要和调香相关。以前她都只是自己调了玩玩,这次难得遇到香水展,她便想把自己调制的香水带过来,看看在这些用惯了大品牌的名流里,她的作品究竟有没有出售的价值。 她再次环视了一圈,目光停留在楼上的一个雅阁上,雅阁前有丝质的帘子隔着,只隐约可见几个高壮的身影,她走上楼梯,仰头想看得更清晰一些,只见在那些人影的簇拥下,中间还坐着一个人,从身形来看,都是男人。 其中一人毕恭毕敬地弯腰和中间的那人说了什么,那人忽然伸手掀开了丝帘一角。 丝帘上的那双手修长俊朗,线条极其好看,露出的一截西装袖口上,琥珀色的袖扣盈盈闪耀,而在袖扣旁,还隐约可见金丝盘绕的图案,透出一种厚重的清贵感。 这人兴许是什么乐器名家吧,否则怎么会有一双那么好看的手?纪念有些好奇,又向上走了几步,目光一直追随着丝帘后的人。

       

  • 血蝴蝶 15天前
    0 引用 3
    在名贵的香水,他也有意义
  • 柠檬我最爱 15天前
    0 引用 4
    只要有目标,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 冰清 14天前
    0 引用 5
    血蝴蝶 在名贵的香水,他也有意义
    对呀
  • 冰清 14天前
    0 引用 6
    柠檬我最爱 只要有目标,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嗯嗯
  • 冰清 14天前
    1 引用 7
    柠檬我最爱 只要有目标,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三天

        她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努力侧头去看,刚好够到帘子掀开的空隙,这一看之下,她愣住了。 那人的脸一半之上仍旧被遮住,她只看到他的下颌,下巴的线条干净简洁,薄唇轻抿的样子,清俊而疏淡,真好看啊…… 正欲再向前几步,那人却忽然从丝帘里出来了。 

          他走出雅阁,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展厅,俊朗的手指轻轻敲着身前的大理石桌面,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站,自有木秀于林的气场。在他身后,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排排站定,排场十足。 她总算看清了他袖口的金丝图案,那是一朵鸢尾,盘绕在精致的西装袖口处,老派而又典雅。 但是这个图案,在哪里见过? 记忆深处闪过一丝亮光,但很快又熄灭了。想不起来,她再次仰头望去,这一望定在了原地——那人正在看着她。

          她心底一跳!他的眼眸清清淡淡的,犹如一面清净的湖,看着她,他的眸底微微闪过一丝笑意,如同清风拂过湖面。 很纯净,很清澈,看不到一丝杂质。 早上那个梦境,忽然间再次笼罩了她。不可思议,那样惊艳的眼眸,她竟然在第二个人身上看到了! 她着实很熟悉这样无邪的眼神,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定也是个被养在深闺的有钱小少爷,被保护得像个瓷娃娃,长得再好看,保镖再多,也是光有排场,没有气场。

           其实这样的小少爷,最好忽悠了。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忍不住笑了,然后不由自主迈动脚步,向他屹立的雅阁走去。 不过她还没近他的身,便被他身后的一名黑衣保镖拦住了,样子很有些凶神恶煞:“这里不准闲杂人等上来。” 纪念正想说辞呢,没想到,那个少爷轻轻抬了抬手,眼眸微显凌厉地看了一眼保镖,保镖立刻会意地退开了。 她倒有些尴尬了,刚才还觉得人家没气场呢,没想到那样轻轻的一个眼神,居然隐隐很有气势,有些让人俯首称臣的意味。 不过来都来了,想退下也来不及了…… 她硬着头皮走过去,露出一个微笑:“你好。”

           然后,她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我是来推荐香水的?太低俗了,估计刚开口她就被保镖架出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上来了,像着魔了一样。她张了张口,开始为自己的冒昧懊恼。 见她没继续,他轻轻挑了挑眉,面容淡漠清静。一会儿,许是没了耐心,他返身走回雅阁内坐下,长腿交叠,漂亮的下颌微扬着,幽沉的眸光向她投来。

  • 淡雅 14天前
    0 引用 8
    郎才女貌的豪门恩怨?
  • 柠檬我最爱 14天前
    0 引用 9
    淡雅 郎才女貌的豪门恩怨?
    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中间的桥段会很好猜……
  • 悦儿 13天前
    0 引用 10
    他的眼眸清清淡淡的,犹如一面清净的湖,
  • 冰清 13天前
    0 引用 11
    淡雅 郎才女貌的豪门恩怨?
    嗯嗯
  • 冰清 13天前
    1 引用 12
    淡雅 郎才女貌的豪门恩怨?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四天

        这表情……真高傲,刚才他眼中那种无邪的纯净感,好像渐渐褪去了。纪念有些惊讶,她刚才一直觉得这人很好骗来着,然而现在,她有些怀疑自己了…… “你好适合鸢尾的香味啊。”她笑了笑,也不管冒不冒昧了,镇定自若地开口,“先清淡而后浓烈,这样的香水一定很适合你。” 他既然来香水展,肯定对香水很有兴趣,而他给她的感觉,起初很幽淡,而后有些浓烈,就像香水的三个过程,初接触时的味道是清新含蓄,被他刚才的眼神惊了一下之后,中味则变得很有穿透力,让她捉摸不透,而最后的味道……她还在观察中。 他静静听完,惜字如金般倨傲地说:“继续。”

         他的声音入耳,犹如琴瑟和鸣。她顿时觉得,自己这个骗子的气势还弱了一截……不过,他既然还想听下去就说明他有兴趣,于是她趁热打铁,“唰”地拿出一支自调的男士香水道:“先生,你听说过‘纪念’这个小众品牌吗?现在市面上可是很火的哦,是收藏家最喜欢的牌子,来,我给你讲讲。” 这语气连她自己听了都想笑,真像传销。 然后,她就见他皱了皱眉,保镖立刻上前把还想进一步的她拦住了,同时拿走了她的香水,恭敬地呈给雅阁内的人。 纪念:“……” 她到底是在给什么大人物推销啊,怎么……怎么有点像古代进贡的小太监了! 拿到香水,他先扫了一眼香水瓶,皱眉,而后打开,喷洒了一点点到空中,轻啜细嗅之后,皱眉。 纪念也尴尬地皱了皱眉,她对自己的香水一向很有自信,就算没有大牌加持,她的作品也曾得到不少赞誉,而他这个略显嫌弃的表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他静了几秒钟,随手将香水放到大理石桌面上,回眸淡淡吐出两个字:“不错。” 啊?听他这么说,纪念小心试探道:“这个香水名叫‘Mars’,一盎司,五百块。” 吃一堑长一智,对于这些名流来说,不贵的东西,他们看都不会看一眼。不过她其实没指望眼前这个人物买一支三无香水,后面的话,她只不过是脱口而出罢了。 没想到,雅阁里的人眸中迅速拂过一丝浅淡笑意,声音低沉悦耳:“可以,我要了。” 纪念一愣,五百块一盎司都买?原来这人真的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少爷啊,她笑了出来,太可爱了。 对她来说,他啊,段数太低。

  • 血蝴蝶 13天前
    0 引用 13
    吃一堑长一智
  • 柠檬我最爱 13天前
    1 引用 14
    先清淡而浓烈…爱情都是先浓烈然后清淡吧!
  • 冰清 13天前
    0 引用 15
    血蝴蝶 吃一堑长一智
    嗯嗯
  • 冰清 13天前
    0 引用 16
    柠檬我最爱 先清淡而浓烈…爱情都是先浓烈然后清淡吧!
    对呀  如果不珍惜彼此  那真的只是错过
  • 柠檬我最爱 13天前
    0 引用 17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的今生的擦肩而过,今生相逢便是缘分,何苦去怨恨,何苦去仇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我们都应该去珍惜!
  • 冰清 12天前
    0 引用 18
    柠檬我最爱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的今生的擦肩而过,今生相逢便是缘分,何苦去怨恨,何苦去仇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我们都应该去珍惜!
    看自己怎么想的  如果放得下过去  就应该微信面对生活
  • 冰清 12天前
    0 引用 19
    柠檬我最爱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的今生的擦肩而过,今生相逢便是缘分,何苦去怨恨,何苦去仇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我们都应该去珍惜!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五天

         “不过……”

            她刚收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还没开心多久,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知为何,她从这个悦耳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戏谑。 雅阁内的人掀开丝帘走出来,伸手拉起绣有金丝鸢尾的袖口,放在她面前的,是那双俊朗的手,在那白皙精壮的手臂上,她赫然看到一排红彤彤的点点…… 她愕然,这是什么?痘痘还是……疹子? 他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开口道:“疹子。” 纪念顿时一头冷汗,他给她看这个,不会是要说她的香水有问题吧?她抬眸瞥了他一眼,那汪湖水,居然已经变成了深潭,深不见底! 她退后了一步,脸上赧然:“这个……” “你的香水有问题,我过敏了。”他终于多说了几个字,可是字字如磐石,证实了她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她调制香水时,绝对是按照专业的技术一步一步来的,为此她还去请教了化工系的教授,保证安全无毒。

          但她抬头去看他的眼睛,却又看不出一丝想整人的意思,甚至又回归了刚开始那种纯粹清澈的样子,而他手臂上的疹子,摸了摸之后,也没褪色…… 不会吧!她居然忘记了这种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应该都是细皮嫩肉的,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人,自然要比平常人更容易受到刺激。 她和他大眼瞪小眼,他眸色纯净,他身后的保镖们倒是蠢蠢欲动…… 她自认倒霉,忙说:“我的香水不会有问题的,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一定不是我的香水引起的。” 

          她的香水没问题,她不介意去医院做个证明。 听到她这么说,他牵了牵唇角,双手漫不经心地插进口袋,对身后的保镖清冷下令:“带她走。” 等等!他这是什么意思?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围住了,她恨自己没多带两只仿真老鼠上来,没想到,她纪念居然也有突围成功却束手无策的一刻,她简直要在心中为自己点一根蜡烛! 她防备地瞪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他转头看她,眸色疏淡:“是你说要去医院的。”

           那两个保镖居然配合地摊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她愣了愣,既然要去医院就去医院啊,干吗搞得像要抓人一样!惊吓之余,她回过神来,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是那种名流世家出来的大少爷,会绑架她?她害怕个什么啊?

          她窘然地看了他一眼,当先下了楼,后面那群人高马大的家伙也跟了上

  • 悦儿 12天前
    1 引用 20
    柠檬我最爱 先清淡而浓烈…爱情都是先浓烈然后清淡吧!
    赞!
  • 冰清 11天前
    0 引用 21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六天

         来,最前面的那位脚步沉稳,目光笃定,带着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展厅的那一刻,很有些杀气腾腾的气势。 她跟着他上了车,一路上无言,车子行驶了不久,却很神奇地停在了机场。 机场?她本以为他是要带她去医院,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她用目光询问他,他低头望了她一眼,薄唇轻扬:“我只看私人医生。” 好吧,这也是一个合理的理由,他这种人去医院才不正常。她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你的私人医生应该不远吧?如果你没事,请送我回来。”

          这种小疹子吃点药就好了,她知道不会耽误太久的。 他没回答,却用漆黑清明的眼睛静静地望向她,那样干净的眼眸里,一片赤诚。 她没由来地再次觉得,他是真的很好骗,很单纯。 私人飞机上。 她不住地望向对面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昏了头了,不然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跟他上了飞机?就凭人家长着一张无害的脸?一定是昏了头了! 她有些焦躁地绞着手,目光落在他袖口处的金丝鸢尾上。

         这应该是什么家族的族徽之类的吧,因为在他的西装袖口下露出来的一截白衬衫上,她能看到露出的精致金丝,甚至是飞机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有这个花纹,这些东西都是定制的。 这显示着他的背景,一定非常显赫。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闲到来拐卖她吧?以防万一,她已经把手机设置好了,如果他轻举妄动,她会马上报警。

            不过,他这养尊处优的少爷想和她这种在市井摸爬滚打长大的小狐狸斗,恐怕还不够格吧,他反倒要防备她才是。 因为她,从不吃亏。 她笑了笑,也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除了眼睛之外,其他的感官都还是精明得很。 一个小时后,飞机停在了某个机场。 纪念下飞机时环顾了一眼机场,发现这里是邻市B市,而且他们也没有远离人群。 她犹豫着不想上车,就感到两道清亮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回头道:“不会是要去你家吧?” 他正看着她,眸色清澈却逼人:“上车。”

           她看了一眼他领口间露出的肌肤,白皙之上斑斑点点,似乎还有蔓延的趋势,于是没再说什么,转身上车了。 不出她所料,车子最终停在了一个偌大的欧式庄园前。 望着眼前古典而显赫的建筑,不知为何,她心底深处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她听到沉稳的脚步声停在身边,仰头道:“我会随时准备好报警的。” 他看了她一眼,忽而慢慢笑了:“骗子还敢报警?纪念,你省省吧。” 她一下子怔住了,他怎么会知道她叫纪念?她瞪着他的眼睛退后了几步,突然发现他原本纯净的眸子浮起了一丝笑意,有些……瘆人。 她忽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才是一个大骗子!而且还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大骗子!太可恶了! “你!你是什么人?!”难道是仇家?她自认过去虽然整过不少人,可也没到与人结仇的地步吧。 他笑了一下,俯下身子与她的目光齐平,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身份证,横在她的眼前。 她定睛一看,脸色顿时僵住了! 江洛文。 什么?他是江洛文?闻名国际的天才调香师江洛文?这个骗子,是江大师?! 她不信不信不信!

           让纪念难以置信的还在后面。 她本想逃跑,但是被保镖架进了庄园,然后那个自称是江洛文的骗子竟然告诉她,这里,是兰威集团董事长的庄园。 并且,这里也是她的家,因为——她是兰威集团董事长林威先生的外孙女。 纪念没等到消化完这些信息的时间,也没等到报警抓骗子的时机。因为此时此刻,她正坐在林董事长的书房里,呆若木鸡。 林董事长儒雅而沉静地坐在她面前,一脸慈爱。 纪念还在消化这一切。林董事长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给她:“念念,你还记得外公吗?没想到,这么快就十年了。” 是啊,十年了,记忆里她和爸妈搬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纪念思绪翻飞,眼前的人,似乎渐渐与儿时那个时而威严时而宠得她不可一世的外公的形象合在了一起。 那时候,十二岁的她被家人保护得极好,生活无忧无虑,她只知道自己家境尚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却一直没注意过外公竟然是兰威集团的董事长,看来并不是儿时的她太迷糊,而是父母有意让她远离商界吧,否则也就不会有十年前的离家了。

          她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会搬家,她记得妈妈说,因为外公娶了新的外婆,但新外婆不是很喜欢他们,妈妈更不喜欢那种陌生的家庭氛围,况且爸爸也不。

       

  • 血蝴蝶 11天前
    0 引用 22
      她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会搬家,她记得妈妈说,因为外公娶了新的外婆,但新外婆不是很喜欢他们,妈妈更不喜欢那种陌生的家庭氛围,况且爸爸也不。
    或许就用的家庭,要孩子造成了心理阴影,孩子大了,没什么,又是孩子就7,8岁,那造成心理阴影,是无法估量的
  • 淡雅 11天前
    0 引用 23
    搬家的理由比较合乎情理。
  • 冰清 10天前
    0 引用 24
    血蝴蝶 她以前问过妈妈为什么会搬家,她记得妈妈说,因为外公娶了新的外婆,但新外婆不是很喜欢他们,妈妈更不喜欢那种陌生的家庭氛围,况且爸爸也不。 或许就用的家庭,要孩子造成了心理阴影,孩子大了,没什么,又 ...
    对呀  如果孩子性格缺陷  就应该是家庭造成的
  • 冰清 10天前
    0 引用 25
    淡雅 搬家的理由比较合乎情理。
    嗯嗯
  • 冰清 10天前
    0 引用 26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七天

        江洛文话里的意思,难道是在暗示他想要搞垮兰威?这对他这个新首席来说,的确一点都不难。 纪念回过神来,静静在心底猜测他的意图,试问一个调香师,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当然是世界上最好的香水的配方了!兰威的香水部还能支撑到现在,就是因为还有一款绝对经典的香水的存在。兰威很多年前推出的“经典邂逅”香水,到现在都还很受上流名媛的欢迎,这个系列的香水,是兰威香水的根基所在,其配方自然是高度机密。 江洛文不会是对这个配方感兴趣吧?他不缺钱不缺名望,而且看得出他背景显赫,除了这个她想不到他还想要什么,这种机密的配方一旦被对手知晓,那还得了?这个江大师,不会是来卧底的吧? 想到这里,她决定去试探一下,不管怎么说,兰威都是外公的公司,她不会袖手旁观。 江洛文离开之后被林董事长叫到了书房。她在书房外等了一阵,听到门开的声音,立刻退回了角落里。 江洛文从书房出来,沉稳的脚步声响了几步,却在拐角处顿了顿,纪念以为被发现了,连忙又往里缩了缩,不过下一秒才知道多虑了。 江洛文接电话的声音隐隐传来:“林老爷子这边,我已经安抚好了,一切照计划进行。” 纪念心里“咯噔”一声,这语气,太像有阴谋了。她回过神来,连忙追随着江洛文的脚步悄悄跟了上去。 江洛文出了庄园,却是一个人去了车库。根据在香水展的排场来看,他要出门必定阵势不小,可是现在却“偷偷摸摸”一个人提了车,不太正常。 不过他开车离开了,她要继续跟踪可就有点难了。 正当她犯难之时,恰巧看到之前把她带到庄园的。

  • 血蝴蝶 10天前
    0 引用 27
    冰清 对呀 如果孩子性格缺陷 就应该是家庭造成的
    但有些不是,是因为青春期造成的
  • 血蝴蝶 10天前
    0 引用 28
    亲情,有些也不过如此
  • 冰清 9天前
    0 引用 29
    血蝴蝶 但有些不是,是因为青春期造成的
    嗯嗯
  • 冰清 9天前
    0 引用 30
    血蝴蝶 亲情,有些也不过如此
    每个人经历不同   看自己如何对待看待亲情
  • 冰清 9天前
    0 引用 31

    1加1阅读分享第15局第八天:总结

         某个保镖出现了,而且手上还拿着车钥匙,她灵机一动,上前询问,原来保镖小哥是要为外公出去办点事,正好,可以带她一程。 保镖小哥知道她的身份,自然没有多问。 上车之后,纪念一直紧盯着江洛文的车子,指挥保镖小哥的方向。还好江洛文一直不紧不慢地驶在前方,纪念才没有跟丢。 车子一路驶向市中心,不出纪念的意料,江洛文停在了一栋大楼下,她看到大楼的标志,冷笑了一声,果然是艾利公司。

          这个艾利公司是兰威的死对头,这几年异军突起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不过他们家卖得最好的香水,却始终还是被兰威的经典款压制着。她因为有过到香水公司上班的念头,所以研究过国内最出名的几家公司,看到江洛文出现在这里,她的疑惑都被解开了。 先一步回到庄园,趁江洛文还没回来,纪念打听到了他的住处。 她慈祥的外公肯定还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吧,把他放进兰威,无异于引狼入室。之前她会这么想,其实有部分原因是还记恨着在香水展被他骗上飞机的事,什么私人医生,香水有毒,简直狡诈!现在看来,她的怀疑没有错。

           她努力回想十年前住在这里的记忆,找到了属于江洛文那个套房的位置。 他住在湖边花园旁的独栋套房里,外公果然是把他当贵客了。 花园里百花齐放,各种香味扑面而来,让嗅觉灵敏的鼻子有些忙不过来。 她看了一眼静悄悄的套房,走了过去,门把一扭就开了。啧啧,她心道:门都不关,这么大意,这家伙果然只有把她骗上飞机那两把刷子。 房内,一切陈设似乎都未变过,她熟门熟路地走向卧室。在卧室内转了一圈,她一眼扫到书柜上的东西,脚下一顿。 伸手拿下其中一本,那是一本植物学的图鉴,扉页上,还有一行陈旧稚嫩的字——“祝江江哥哥天天开心。”

           她不由得笑了一下,这个人住进来,连房内原本就有的东西都没有换过,说明他并不打算长住。 她放下图鉴,余光瞥见桌上待机的电脑,伸手打开,查看浏览器的历史记录。 不少都是关于兰威经典款香水成分介绍的网页,他果然在分析。 正在她若有所思之时,卧室外忽然传来了响动,纪念一惊,忙合上电脑,想出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卧室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闪身藏到了书柜旁的屏风后。 卧室内的脚步奇怪地在她的藏身处一停,她听到打开电脑的声音,随后是电话铃声,外面的人接起电话,悦耳的声音里藏有一丝轻笑—— “配方,很快会拿到。”

          奸细!商业间谍!纪念在心底愤愤不平地把这个大师骂了一通,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知道,现在她应该不动声色,最好能将计就计,拿到这个家伙偷配方的证据。 她小心翼翼地藏着,祈祷不要被江洛文发现。半晌之后,外面没有动静了,她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没有人,又跑到卧室门口看了看外面,江洛文好像离开了。

         纪念叹了口气,不禁担心兰威要是垮了,外公怎么办?她犹豫着拿起电话,打给家里。 “爸爸,我决定留在这里实习了,你放心,不会太久的。” 要抓一个商业间谍,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难事。 忽然,耳边有个极富磁性的声音轻轻“呵”了一声,她身子一僵,头皮发麻地愣在原地……鼻息间又涌进了那个浅淡的香味。 她咬了咬唇,缓缓转身。 身后,英姿挺拔的江洛文眸光幽沉,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有些做贼心虚的她,薄唇微抿。纪念一愣,他没离开,那刚才是藏哪儿了? 没等她想到答案,他一步一步居高临下地逼近,墨色般的目光撞入她的眼底,她“啪”的一声定在了书柜上。 纪念瞪着他,这人难道早发现她了?面对眼前的高大身影,她立刻镇定下来,先发制人:“你果然有企图。”

           他眸子里的光清清的,浅浅的,闪过微微笑意:“被你发现了。” 认得这么干脆,纪念唇角一僵,可为何他眼底的笑意,一点惧怕都没有,反而有一丝得意?这人……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她没说话,他却缓缓笑了,真像一只在逗弄猎物的老虎。他字字用力:“怎么,怕我搞垮兰威?” 她毫不示弱地瞪着他:“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纪念对他这种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态度很是不满,不过以后,他会知道她的厉害的。 他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清亮的眸色里忽而闪过一丝诡谲,只听他缓缓说:“想抓到我?念念,在我面前,你的段数太低了。” 她猛然抬头盯着他,他刚刚叫她什么,念念?他们有熟到叫小名的地步吗?而且居然这么赤裸裸地鄙视她?明明是她先嘲笑他太嫩的! 她仰头对上他的眼眸,脑海中,忽然有双眼眸闪过…… 她登时愣住了,无数个画面飞速浮现,书柜上的植物图鉴,他最初让她惊讶的那惊鸿一瞥,袖口的金丝鸢尾…… 不可能! 那个少年,才不会有这种深不见底的眼神呢!

         她一脸的不可思议,莫名其妙,然后用大眼睛瞪着他,欲言又止:“你、你不会是……是……” 他平静而清润的眉眼里,瞬间充满某种神秘的光芒。 她在他的眸中,而他在她的心底。 纪念愣住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充满震惊和不解,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这里的东西都没变过,难道是因为,这里的主人回来了吗?可是她怎么会、怎么会没感觉到?她的目光定在了他的眸中,只觉他现在的气质非常陌生,清俊、沉稳、倨傲……哪里像是那个眼眸始终如一,从未含有杂质的少年? 可是,心底那两个身影却逐渐合二为一,她忘了的眉眼,赫然就在眼前!

            是否,她最初就已猜到了他是谁,只是没敢相信而已? 看到她不断变化的神色,江洛文深黑的眸子渐渐化开,眼中的柔光,仿佛大雪初霁:“念念,你还真敢把我忘了。”

  • 柠檬我最爱 9天前
    0 引用 32
    我更喜欢都市,重庆,霸道总裁文,近期哈哈
  • 柠檬我最爱 9天前
    0 引用 33
    但我觉得任何一本小说的都有阅读的价值
返回
发新帖